3年前的9月17日,中秋节生日刚过,周岩被因追求不成而心生怨恨的同学陶汝坤在家中泼油纵火烧伤。本来再过一天,她就可以正式换届成为校学生会新任主席的。

3年后的8月15日,周岩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免费治疗。为了锻炼不太灵活的手指,她拿起了画笔,也第一次走出“困守”了两年多的医院。有人说,这是这个安徽少女的“涅槃”。

周岩似乎真的“走出去”了。微博上,她用俏皮的表情和文字调侃着画室里的同学,她叙述着想要吃掉那只静物柿子的顽皮。

可她并没有准备好。她对妈妈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30%的烧伤面积,留给她的是大大小小19处疤痕。但每一次做手术的时候,她都坚持更新微博。“总要让关心我的人知道我恢复得怎样了。”周岩说,“不要担心,我挺好的。”而也许那个时候,为了取皮,她的一条大腿里,正埋着5个扩张器。

每天早上,当她在微博里说着早安的时候,她最想做的,不过是“再睡一会儿”——夜里她始终保持着垫在高处、头向后垂的睡姿,脸上身上的疤痕不时感到剧痒或疼痛,只有在黎明前的这个时候,她才可以稍微舒服一些,却又要起床吃药了。

吃药、手术治疗、按摩复健、泡药浴……在摆着各种玩偶和娃娃的病房里,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为她操刀9次手术的医生催促她:“公园就在附近,那么多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你出去玩儿啊!”周岩没有去,尽管她猜想,那里也许有她喜欢的旋转木马。

她只敢在夜色的保护下,和妈妈到菜地里给那些白菜、向日葵、辣椒浇浇水。妈妈开辟了这片菜地,只是希望女儿能从这些蔬菜的生长里感受到些许的快乐。

医院既是家也是牢笼,但走出这个院子并不那么容易。地铁里,那些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像躲避瘟疫一样”从周岩身边跳开,有些人盯着她从头看到尾,甚至一群年轻人大声地讨论着“你说她究竟是烧伤还是烫伤”。周岩对妈妈说:“这张脸就是一个识别器,我能够识别出谁是美的谁是丑陋的。”

妈妈李聪说自己现在就像“变态”,和女儿走在街上,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观察陌生人看女儿的眼神,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看周岩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目光。

直到今天,还有素不相识的网友“变着花地”辱骂她。

“他们说我现在有名,有钱,用着普通人用不起的iPhone、iPad(爱心企业的捐赠),什么都有了。”周岩气极反笑地说着,“可是这些是我的吗?是我想要的吗!我什么都没有!我就像一个乞丐,每天都在接受别人的施舍。如果没有这家医院,如果没有别人捐钱,我连药都吃不起!”

来自陌生人的恶意,周岩已经渐渐习惯。但最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好友“麻花辫”的背叛。头两年里,“麻花辫”以周岩闺蜜的身份不断在网上对她进行构陷和抹黑。在2013年那次唯一的看望中,她留给周岩的只是不停地炫耀:大学、男朋友、漂亮的脸。

但周岩还留着麻花辫送的那本《格林童话》,那时候周岩5岁半,麻花辫6岁。这本曾经象征着友谊的书早就掉了封面,纸页也大都散落,周岩找来粗线缝好,始终不肯扔掉。

“经过这些事情,我不再天真单纯了。”周岩静静地仰起头,细细的声音在病房里回响,“但是我一直提醒自己,不管你受了多少侮辱、委屈,你都不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

她说自己越来越喜欢画画了,但少有人知道那一句“有些吃力”意味着从筋到骨、从肩膀到手指的剧烈疼痛。她颤抖的手在画纸上留下并不清晰的轮廓。

19岁的女孩儿偷偷告诉妈妈:“也许我画得好了,就可以把它当作我生活的来源。”

10多平方米的病房里,她的古筝还靠在一进门的墙旁,如今,粘连在一起的手指已经不能再弹奏,监狱的狱警却无意间说起,陶汝坤在里面当了架子鼓鼓手。

心浮气躁的时候,她就大声地念书,声音时常大到妈妈觉得受不了。床头那一摞书是她最近才从首都图书馆借来的,3年来她读了不少古人经传、心理学、法律、医药、文学类的书,但是这些她一个都回忆不起来。

她始终记得,小时候那本被自己乱涂乱画的《城南旧事》,那里面有一段话,即使是后来记忆力下降,她都记得特别清楚:

“我分不清好人和坏人,他们脸上又没有写着字,好人什么样?坏人什么样?我分不清。就像我分不清天空和大海。”


“军队国家化”在中国行不通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破解了近期困扰军队建设的“五非”迷思,即“非毛化”、“非红化”、“非党化”、“非战化”和“非政治化”,起到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作用。


雷楚年:被“捧杀”未免言过其实

这个至今才21岁的年轻人,在短短6年时间里发生了一次天翻地覆的巨变,从“抗震小英雄”变成“诈骗嫌疑人”,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80后屌丝的美国梦

美国80后被称之“最吝啬的一代”,堪比中国的“屌丝”。他们不像父辈那样把买房、拥有汽车视为实现梦想的基础,而是把位退休养老攒钱作为首要的家庭财物安全目标,减少盲目消费、不当债奴也成为80后生活的一大特征。


为何说偶像剧是女人的A片?

不同于电视剧,现实更多上演的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的狗血桥段,或越发物质赤裸的婚恋观。大漠成长的狼女莘月来到中原,搁在现实中就像懵懂的乡下姑娘进城一样,她更有可能遭遇的是局促、冷漠和失望,哪会像电视剧里的那样那么容易就倾国倾城。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