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以为反腐反不到我头上来”

楚天金报讯(记者赵贝)省纪委监察厅昨日发布黄冈市龙感湖管理区原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邓交生的忏悔书,详细解读其在位期间独断专行、用权谋利,并终致身陷囹圄的过程。

2007年10月,邓交生调任龙感湖管理区党委委员、副主任(副场长),在分管城建规划、土地 交通和招商引资等重要工作后,“重权在握”的邓交生搞起了个人独断独裁,让有投资需求的人都来找他,保证他一人说了算,有人送礼,有人行贿,有人拍马屁。 他还先后安排了12名亲戚到龙感湖打工、上班,并以亲戚的名义借钱生息,用亲戚的名义投资获利。

随着权力越来越大,邓交生也越来越“任性”,并以招商引资、地方形象为借口,为自己抽好烟、外出招商住四星级以上酒店辩解。为了有利可图,他与老板勾肩搭背,与老乡推杯换盏,与下属同桌打牌。

邓交生在忏悔书中坦言,自己担任过黄冈市纪委委员、龙感湖管理区纪委书记职务,也作过反腐报告,却心存侥幸,以为“再怎么反腐,也搞不到我头上来”。正是这种轻视,邓交生放心收礼受贿赂,最终因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 币80多万元,欧元2000元,澳大利亚元3000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请“核心期刊”走下神坛!

中国“核心期刊”从过去的检索手段,如今演变成为科研评价的绝对指标,同时,交叉重叠、莫衷一是的量化标准更加剧了科研评价的不公平、不公正。这种现状反映着背后僵化的量化思维,亟待改变。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王菲一眼

别让你的大脑成为他人的跑马场,别在个人崇拜中放弃自我人格,更别沦为偶像崇拜或造神运动中的无辜炮灰。请记住:你就是你,做有独立人格的你!


最赚钱的中石油咋成了补贴王

央企“巨无霸”们,每年85%以上的利润到底去了哪里,企业与主管部门的解释都没说清楚,或不能让人信服;而石油巨头不差钱、敢花钱、乱花钱,“三公”消费极尽奢靡的问题又每每令国人瞠目。


为啥党报的新闻不好看?

作为党报记者,我们下到各区县,确实是备受礼遇,看上去风光得很哪。可是,要说起那些窝囊事,那也是三天三夜说不完的。比如,审稿的那些事儿,外面人倍感神秘,对我们却是家常便饭,也伤我们最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