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齐齐哈尔市一酒店内发现11枚自制炸弹,时任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的于尚清,连续拆除了10枚炸弹。在拆除最后1枚爆炸装置时被炸伤。

100多块碎片在于尚清的体内残留,他靠止疼药一直坚持工作。病痛摧残着他的身体,却没有摧垮他的精神。

近日,来北京治疗的于尚清依然抱着活下去的希望,但命运的残酷依然带走了英雄的生命。昨晚,被誉为拆弹英雄的于尚清不幸去世。

现场 英雄走了家人伤痛不已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于尚清家人暂住在306医院附近的旅店。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里,于尚清的老伴杜长君和家人抱头痛哭。原先于尚清在部队的战友也闻讯从吉林赶来看望。

“承受不了啊,我们真是承受不了。”看到老战友前来,老伴杜长君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痛苦,几度泪流满面。

杜长君告诉记者,于尚清今年只有59岁,家里的小孙子也才两岁。在一般人家里,原该到了欢享天伦之乐的时候,“他就这么没了。”

看到手机里自己曾带着小孙子去医院探望于尚清的照片,杜长君又哽咽了。“刚来医院的时候还挺胖的呢,这不到仨月的工夫,想不到就阴阳相隔了。”

追忆 他曾希望开个汽车修理店为公安服务

在被炸伤之后,于尚清长年忍受着病痛折磨。由于长年服药,2013年5月,于尚清出现呕血、便血症状,齐齐哈尔当地医院检查确诊胃部、肠道黏膜糜烂,建议到北京治疗。

最开始治疗的时候,于尚清曾经有过好转。然而不幸还是降临了,10月27日,于尚清曾经出现脑休克,经医院抢救才恢复生命体征。随后,他失去意识,不会眨眼,出现肾衰竭,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杜长君告诉记者,昏迷前,于尚清除了想见到孙子孙女,还希望能在康复后开一家汽车修理铺。于尚清曾和家人说过,自己受伤后受到组织的照顾,如果自己身体允许,要在公安局门口开一家修理铺,专门修理公安局损坏的车辆。

背景 拆弹英雄靠止疼药工作十年

2003年9月1日,齐齐哈尔繁华地区的萨拉伯尔酒店发现11枚自制定时爆炸装置。时任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的于尚清,连续拆除了10枚炸弹。在拆除最后1枚爆炸装置时被炸伤。他右手拇指被炸断,食指被炸飞,整个右手掌被炸裂,爆炸碎片崩入双眼晶体,身躯被炸伤100多处。体内残留100多块碎片无法取出,靠吃止疼片坚持工作10年。

2004年公安部授予于尚清同志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2005年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文/夜线报道组


惠新西街站明天继续迎来送往

2014年11月6日晚高峰,北京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站,一名33岁的女子,被地铁门与安全门夹住,抢救无效,死亡。据现场目击者描述,“人夹在安全门和地铁门之间,车辆开走导致悲剧发生。”


赵本山不要卖拐又“卖乖”

赵本山应该清楚,民间才是他的最好舞台,艺术才是他的立足之本;艺人也需要骨气,不能西风来了向西,西风倒了向东;如果把表演延伸到社会生活中去,还要在社会生活中“卖拐”,在政治舞台上“卖乖”,那么他不但可能睡不着,还有可能睡不醒。


记者的伤感源于梦想变得黯淡

如果把记者比喻成负轭的骏马,那么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中,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悲情惯性,而应该选择奔放、奔跑。行动和奔跑就是方向,用脚步与信念拥抱哪怕再卑微的理想,胜过一切惶恐与怨艾。


“村支书就是政府”并非幻觉

村支书说的“我就是政府”,显然并不只是权力的幻觉,而是有很强的现实根基。在一个村子里,无论组织、人事、财务、民政甚至是利益分配,村干部基本都可谓大权在握。所谓的“最低领导人”,也变成了一个又一个肆无忌惮的“土皇帝”。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