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南三环与连云路交叉口附近的某小区内的一家幼儿园,为孩子们开辟户外活动区,在3楼楼顶平台圈建铁栅栏,频遭业主投诉。记者调查发现,面对学龄前儿童教育市场刚需,业主维权、民办幼儿园生存、相关部门执法,都显得尴尬棘手。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申子仲/文 首席记者 张晓冬/图

楼顶平台圈起铁栅栏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南三环与连云路交叉口附近,遭到投诉的幼儿园开办在一座3层商用建筑的第三层。记者在现场看到幼儿园教学区宽敞明亮,设施齐备,在3楼大门口东侧破墙开了一扇门,门外顺着外墙向上架起一架铁梯子,直通3楼平台。平台有500多平方米,其中一半面积被铁栅栏围起,栅栏近两米高,通道和活动区铺上了彩色塑胶跑道。 该幼儿园园长张女士告诉记者,这个活动区是幼儿园孩子的专属游乐场地,两周前开建,耗资近10万元。按照规定,开办幼儿园必须有户外活动区。张园长坦言,该幼儿园目前还没有申办下来许可证,在楼顶焊接栅栏实属无奈,因为“没有户外活动场地,就办不下来手续”。

业主投诉“非法建设”

由于幼儿园铁梯建在对应的4楼业主主卧窗户下,业主投诉幼儿园无证办学,非法招生,噪声严重影响了业主正常生活,同时也侵犯了业主的隐私权。而在楼顶焊接栅栏围起活动区域,则属于私搭乱建的“非法建设”。业主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迟迟无果。 而社区工作人员和不少孩子家长向记者反映,该小区现有3000多住户,小区本有一家合法的民办幼儿园,但有点“贵族化”,收费偏高,每月的入托费在1500元左右。而某幼儿园是“平民消费”,每月托费700多元。 针对业主投诉,辖区京广路办事处执法人员曾多次现场调查调解。在京广路办事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该办事处11月12日回复市长热线的《情况说明》——“经现场核实,此处实为幼儿园为防止安全事故发生,保护幼儿安全,在房顶设立的安全栏杆,该幼儿园三楼无新增违法建筑”。

栏杆“不违法” 楼梯“违法”了

3楼楼顶圈起近两米高的铁栅栏,到底算不算“违法建筑”。 昨天上午,在现场调查情况的京广路办事处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经他们现场勘查,由于楼顶未加盖房屋,圈起的活动区“不属于违法建筑”。但对应居民家的铁楼梯属于违法建筑,按规定应该拆除。 但如果拆了“非法建设”的楼梯,让孩子们如何走到“不是非法建筑”的楼顶活动区。 采访中,孩子家长也莫名其妙地质问,“拆楼梯是瞎胡来,难道让孩子们飞上去”。 对此,执法人员也很无奈,“我们只能在权限范围内严格依法办事”。

曾3次下发停办通知

在主抓民办幼儿园工作的二七区教体局行政服务科,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针对业主投诉,他们曾多次实地调查,并3次对该幼儿园下发停办通知。 “该幼儿园确实是未批先办的‘黑户’”,依法应当取缔。但该幼儿园的存在是居民的刚需,因为周边幼儿园要么位置较远,要么收费较高。“该幼儿园现已招收130个孩子,如果武断取缔,孩子们无法分流”。 教体局工作人员还透露,该幼儿园此前曾在一楼广场圈起一个幼儿活动区,但按照相关规定,活动区必须和教学区为一体。 至于将活动区建在3楼楼顶是否符合规定,工作人员称,按照有关建设标准,幼儿园只能建在3楼以下,但“并没有文件说明,3楼的楼顶平台,算不算3楼以上”。而平台活动区即便建成,也必须经过权威部门检测验收合格方能投入使用,“房屋楼顶的承重力一定要达到安全标准,楼顶护栏之间的间隙不能大于7厘米,护栏高度要达到1.5米左右。”如果达不到此项安全标准,会依法进行取缔。

话题

游乐场放楼顶 合适吗?

东方今报记者 叶煜 楼顶铺上地毯,画好跑道,还有滑滑梯。昨日,东方今报记者走访了多家幼儿园,发现很多幼儿园都将活动场地搬上了楼顶。除了位于南三环与连云路交叉口附近的某幼儿园,在郑汴路与货站北街交叉口向北约100米路西,也有一家有着楼顶游乐场的幼儿园。走进一个小区大门不远,就有一幢两层小楼,五颜六色的建筑尤其显眼,高高的牌子上写着“萌芽幼儿园”。 记者从对面的楼上望去,楼顶上铺有绿油油的假草坪,上面设有滑滑梯和摇椅,还有一些游乐设施。 该幼儿园李老师说,楼顶游乐场可以容纳20个孩子玩耍,孩子们很喜欢这个小天地。“有的孩子好奇,会扒着栏杆向下看,老师们看到后会赶紧将孩子拉过来,并告诫其危险性。”

家长声音

【支持】 很多家长认为,在寸土寸金的城市空间,有效利用楼顶的空间,给孩子们当活动场所,只要做好安全措施,也未尝不可。 于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今年四岁了,为了孩子能上个好点的幼儿园,他可没少跑路。“孩子们整天闷在屋里,会影响生长发育。幼儿园将游乐场建在楼顶上,只要安全设施齐备,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也是可以的。”

【反对】 也有不少家长认为,自己将孩子送进幼儿园后,幼儿园应该给孩子们提供一个安全的教育场所。 赵先生表示,很为孩子们的安全担忧。“小孩没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楼顶玩耍,太危险了。” “虽然四周设有不锈钢护栏,但难免有的孩子调皮好奇,趁着老师不注意,翻过护栏。”王先生担心地说,老师一定要在一旁看护好。

民办幼儿园的尴尬

投诉业主认为幼儿园“侵权”,社区工作人员认为是“刚需”。

执法人员认为楼梯“违建”,孩子家长认为拆除纯属“瞎胡来”。

二七区教体局行政服务科认为幼儿园确属“黑户”,按理当取缔;幼儿园认为圈栅栏就是为了“脱黑”,政府应支持…… 据了解,因为公办幼儿教学资源的稀缺,学龄前教育市场需求迫切,民办幼儿园未批先办的现象,在全国也很普遍。 以二七区为例。目前,该区的民办幼儿园有172家,其中有合法手续的117家,无手续的55家,占了近三分之一。因为没有强制执法权,主管部门只能有针对性地开展管理。早在去年年底,二七区政府就制定了整治办法,即“转化准入一批,促进达标一批,依法取缔一批”,同时“杜绝新的无证园”。

各部门为了幼儿园楼顶的栅栏忙作一团,而在该幼儿园的3楼教学区,孩子们自由自在扎堆在一起,拍手唱歌,欢声笑语,哪里知道大人世界的尴尬和无奈。

新闻链接

2014年9月2日,据中国青年网报道,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第二小学的房顶200米环形跑道正式启用,该跑道能满足36个班级1600到1800名学生的正常教学活动。在楼顶建跑道,这一做法在中国尚属首例。该设计方案代表中国参加了“第14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2009年12月16日,《广州日报》报道了深圳蛇口东湾小学的“空中跑道”,教学楼的楼顶是一个巨大的红色塑胶跑道,有数十名学生在上面活动,楼顶旁边设有护栏。该校校长表示,将楼顶改造成为运动场所也是无奈之举。东湾小学有1300名孩子,在教学资源上是足够的,但是活动空间有限。学生活动时,会有老师在旁边照看,护栏也有2.5米高,并不会存在安全问题。

编辑:SN098


泼粪大妈,放开那个性学教授

我一点也不质疑大妈的良好用心,绝对是奔着“爱国爱家保卫青少年”的崇高目标去的,我也不怀疑现在某些地方举行的性文化节陷入“有性无文化”的尴尬境地,但我没法因大妈用意崇高而盲目地支持站不住脚的论点及论据。


管水龙头的,如何能贪1.2亿?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同样以1.2个亿的贪腐数据惊掉世人眼镜。而更奇葩的是,他也没多少权力,只是一个管自来水的!用收60块钱自来水的时间,自己家里的钱就能堆到1.2亿,做他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一本万利呢。


985,211不是世袭的贵族大学

“985”和“211”首先是一种身份和血统。前些年,“985”和“211”的高校名额就已经不再扩招,这基本等于这些大学在我国已经确定了“贵族血统”+“世袭罔替”的待遇。只有废除之,我国数千所高校才有可能实现更大意义上的公平发展。


中国商业为何缺诚信

一个天天在电视上播放皇子为争帝位死掐、妃子争宠互害、学者谈起三国中的阴谋津津乐道的国度,重建信任的难度可以逆料。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