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魏宏

撰文|心音 编辑|紫汐

近两年被断崖式降级的12名部级高官,如今已有5人到了退休年龄。

为什么降级之后就面临退休?这个与不同级别干部退休年龄有关,正部级65岁退,在人大政协工作的副部级63岁退,正局级以下60岁退。四川原省长魏宏出生于1954年,本来可以干到2019年退,如今被降为副厅,秒退。

在职和退休,表面上看,工作少了,个人时间多了,与此对应,收入也要相对减少。如果再和降级带来的收入减少叠加,“双降”直接在工资条上显露无疑。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这12人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刘礼祖,因为他从副部降为科员,连降7级。此外,他今年将满61岁,由在职变为退休。请注意,他不是退休的部级干部,而是退休科员。

收入也是个人 隐私,加上工资条组成复杂,受工龄、级别、职称等多种因素影响,官员的工资很少公开,也不好一概而论。但亦有一些高级领导透露过一二,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 在与网友交流时表示,国资委的职工收入也不高,自己1个月的收入大概是1万。虽说有地域差别,但知事多方求证后了解到,正部级干部普遍工资确实在1万元上 下。

公务员小伙伴们心里大致都有数,一般来说,处级干部工资普遍在5000元以上,但职级工资相差并不大。从全国平均水平来看,副处五 千到六千,正处六千到七千,副局七千到八千,正局八千到九千,副部九千到一万,正部在一万以上。而科员由于年资尚浅,职级又低,普遍在3000元左右。

上面说的是在职收入,如果退休了,显然拿不了这么多。虽不至于减半,但普遍要下降一到两千元。江西的小伙伴们说,由于经济欠发达,平均水平不高,退休科员最多也就拿3000元左右,有地方还达不到。

按在职副部级干部月薪9000元、退休科员月薪3000元算,刘礼祖一年少挣7.2万。这位省政协原副主席本来可以干到63岁退,也就是2018年7月卸任,3年下来,他少挣了20多万。

2015、2016年降级的中管干部

注:图中标注的年龄为官员被通报职务“重大调整”时的年龄。注:图中标注的年龄为官员被通报职务“重大调整”时的年龄。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昨天谈车改时说了一个道理,对于高级官员来说,钱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待遇。退休后什么最花钱,不用说自然是看病。

在许多离世官员的讣告中,有时有这样的一个括号补充:享受副部级以上医疗待遇。有了这个待遇,看病可免去排队之苦、可享受高级保健专家的治疗、住院能进 高级病房、大额医药费有组织保障,2012年中央保健委员会办公室下发的《关于适当提高副部级人员医疗保障水平的通知》规定,副部级医疗待遇人员的药品费 用全额报销,住院床位费用按每人每天400元报销。这些看病钱省下来,退休工资基本可以不花。

正部级的待遇,比副部级还要高,魏宏从正部降到副厅,而除工资外,退休后的待遇也有明显不同。正部级官员配的专车、司机、秘书,以及每年若干次国内修养、公务舱、软卧交通待遇瞬间没有了。

这 里可以给大家说明一下,多年前下发的《在京中央和国家机关部级干部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意见》指出,正部级干部承租或购买公有住房的建筑面积标准在220平方 米以内。事实上,各地对省级领导的住房都有保障,有的还集中配建。当年李春城案发时,有媒体曝出,他和郭永祥、李崇禧等省领导都居住在成都著名的别墅区浣 花溪,这是省委别墅区。魏宏成为厅官之后,他还能住在别墅里么?

2004年下发的《中央国家机关公务用车编制和配备 标准的规定》提出,部长级干部配备排气量3.0升(含3.0升)以下、价格45万元以内的轿车。副部级的配车是3.0升(含3.0升)以下、价格35万元 以内的轿车。这是在任时的差别,退休后,正部保留专车,副部就没有了。对副局魏宏来说,按当前的车改精神,即使在任也不能配专车,只能领车补。然而,降级 后,他退休了。

生活待遇确实很重要,但对于许多官员来说,个人享受或许不是第一位的。降级后最大的落差来自于政治上,因为不同级别的退 休干部政治待遇也是不同的,据知事了解,部级干部退休后还可以学习参阅一定范围内下发的文件,列席或参加党的重要会议、定期听经济形势的通报,地方政府撰 写政府工作报告时也会向他们征求意见,正如一些小伙伴所言,退休后能被看望、被送慰问,也是需要级别的。

由此可见,高官被降级,不仅是丢了面子、丢了待遇,更重要的是丢掉了党的信任。想想自己奋斗一生的初心,真是悔不该当时有一念之差啊。

资料来源:人民网、新华网、法制晚报、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


实地调研看中国农村光棍危机

农村单身人群的种类概括为一句话就是贫困单身,这种贫困一方面是自身因文化水平,家庭经济能力等问题造成,另一方面是农村地域条件的限制,基础设施落后,很多农村地区寻求致富出路,但并未取得满意的成效。


在苏荣女婿身上反思染缸效应

岳丈落马,女婿被查,偶然性与必然性交织在一起。曾经被扭曲的权力生态,正渐次收进制度的笼子。然而损失已然,已经无法挽回。


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真不堪吗

有太多“门当户对”的爱情关系并不是自由选择的结果。相对于自由地相爱的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关系,不自由的“门当户对”其实更不堪。


创业就是找不舒服

创业成功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万一你在创业的过程中失败了,不要丢弃自己的梦想,爬起来继续做。王石去看褚时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一个人的高下,不是看他成功还是失败,而是看他失败以后的反弹力。”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