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生活贫困的吴友生用一提包的黑火药炸塌了安徽枞阳金渡村村委会,造成自己与村主任身亡,另外3名村干部还在医院抢救。谁也不清楚吴友生为什么这么想不开,但是法律的缺失和知识的匮乏,让只上过小学的吴友生解决问题的手段无疑极端地单一。

京华时报记者马多思

1爆炸

突如其来

5月16日早上9点,44岁的村主任吴有生骑上摩托去村委会开会。当天的会是有关扶贫的,会后要向县里汇报。本来村委会领导班子6名成员都应该来参加,但因为家里有事,妇女主任吴有平和委员吴王平没有来参加,与会的只有吴有生和村书记吴玉琳,委员吴代红和会计吴财来4人。

会议开始后,将近10点时,金渡村村民、52岁的吴友生打开门走了进来,谁都不知道,经济上一向贫困的吴友生并不是来参加这个扶贫会议索取帮助的,他是来索命的。“我和书记坐在会议室最里面,吴有生主任和吴代红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吴友生腋下夹着一个手提包,事后想起来似乎露出引线。村主任站起来,还和他寒暄了一句,然后爆炸就发生了,引爆前吴友生并没有说什么,一点看不出来他想来爆炸。”受伤最轻的吴财来躺在枞阳县医院病床上回忆说。

“那个声音太大了,我的房子都晃了一下,然后村委会的楼上冒起黑烟,窗户和护栏被炸掉了,撒落一地。”在爆炸现场100米外开小杂货店的高女士至今想起来仍露出恐惧的表情,声音不自觉地高了起来。就在400米外的村主任吴有生家,吴有生的儿子小吴则只觉得爆炸的声音就像汽车轮胎爆胎的闷响。“我往村委会走去,看到一个人从瓦砾堆里往外爬,浑身是血,右手被炸断,露出了骨头,家人认不出来他是谁,我母亲是从皮鞋上看出原来是父亲。”小吴说,“120把父亲送往医院,他在半道上就去世了,我都不知道他最后说了什么。”

2作案

与低保无关

金渡村是一个有4000多人口的农业村,人多地少,少数种粮大户承包了村里大部分土地种水稻,平时全村有两千多人到外地打工,大约1000多名老人和妇女、孩子留守。除了个别做生意的,大多数村民生活并不富裕。

爆炸发生后,安徽当地的晚报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并报道说犯罪嫌疑人可能是因为多年申请低保,不被批准,因激愤制造了这起爆炸。可是负责低保的村委员吴王平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家里有事没来开会,吴王平是金渡村侥幸躲过爆炸的两名村干部之一。他当天在医院看护生病的岳父,听到爆炸的消息,吴王平震惊的同时,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难过。吴王平说,吴友生自己并没有申请过低保,他在常州常年从事搬运工的工作,每年也能挣个一两万,不符合低保条件。吴友生只是为哥哥的低保和村里进行过交涉。吴友生的哥哥吴海生2000年因为车祸生活不能自理,十几年间都是一人拿两份低保,自己一份,妻子一份。后来吴海生和妻子离婚了,村里就只给他一份低保,妻子的那一份就没给他。今年了解到吴海生的生活确实困难后,村里又重新发给他两份低保,外加残疾补助,每年总钱数大约3000元。

吴王平的说法记者后来从吴海生处得到了证实。“我低保每年大约2200元钱,还有800元的残疾补贴。”吴海生说。

3纠纷

最可能的原因

“我也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案发当天晚上,受害者吴有生的妻子陶女士一边哭一边说,她和亲属们反复思索,最可能的原因是犯罪嫌疑人与村民吴三把的纠纷没有调解成功。

陶女士说的这个纠纷,其实是犯罪嫌疑人曾经在今年正月二十被同村村民吴三把打了一棍子的事件。金社乡派出所所长吴友忠回忆,今年三月,他接到从县纪委发下来的通知,才知道吴友生去安庆市上访了,上访理由是正月二十他被一个村的吴三把打了一棍子,当地政府都不管这个事。后来派出所调查发现,吴三把是路过村民吴根锁家时,听到在吴根锁家修电锯的吴友生在说他的坏话,他一时生气,就拿起吴根锁家的一根木棍打了吴友生脑袋一下子。“这个吴三把就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派出所所长吴友忠说,“吴三把在去年秋天和今年三月份分别到昆山一个医院和枞阳县医院都看过精神问题,所以他总是误听,别人在一起聊天,他就以为在说他坏话,然后就打人。吴友生当时被打后也没到派出所报案”。

吴友生的哥哥吴海生说,弟弟在几天后就报案了,可是当地派出所以警力紧张为由没有管这个事。

吴友生现在已死,报案与否已难以证实,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吴友生和吴三把的仇是结下了。看到吴友生不停地上告,村委会、乡政府和乡派出所都开始介入调解,派出所对吴友生的伤情鉴定是“轻微伤”。最终村委会提出的条件是,村里补偿吴友生3000元钱,打人者吴三把家赔偿吴友生1000元。“吴三把的父亲后来带着1000元钱和礼物去看望吴友生了,当时吴友生把钱接了下来,晚上又让自己的老婆把钱送回去了。”枞阳县县委工作人员周剑斌说,“我们后来得知吴友生的要求只有两条,要不就赔偿3万元,要不就把打人的幕后指使者找出来。”

吴友生坚定地认为,自己被吴三把无端殴打,一定不是所谓精神病那么简单,肯定是有幕后指使,他的理由是——他从来不认识这个吴三把,而且他觉得吴三把精神挺正常,从来不知道他还去过什么医院。

吴海生说,弟弟的这种猜测很有道理,他又不认识吴三把,不会无缘无故被打,一定是在申请低保时得罪了村干部。吴海生承认说他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记者17日当天找到吴三把家,但是大门紧锁,没有找到吴三把和他的家人。

4阴谋论

被村干部雇人打了

在受害者亲属的眼里,犯罪嫌疑人吴友生就是一个恶棍。死者吴有生的表弟说,吴友生一向霸道,动不动就抄家伙动刀子。

在哥哥的眼中,吴友生并不是恶棍。“我弟弟人很老实,从来不和别人闹矛盾。”因车祸已经坐了十多年轮椅的吴海生叹了口气:“他只和我因为分房闹了一点小矛盾,但是只是吵了几句,没骂过人更没动过手。”

一些村民说,吴友生这个人特别老实,从小因为自己的豁嘴,被人叫外号“豁巴子”都不生气,吴友生只在附近的渡湖小学上过学,然后在家务农,大约1987年就外出打工了。虽然常年在外地打工,但是几乎没有听说过他和邻里发生过矛盾。吴友生的妻子和17岁的儿子现在也都在城里打工,爆炸发生后不久村里人就看到她赶回了村里,被警察喊走了。

“他被人打了,哪里都不管,肯定是村干部雇的人打的。”但是提起证据,几位村民又说“没得证据,都这么传的”。

村干部吴王平说,其实乡里还有司法所,村里调解不成的话,吴友生本来可以去司法所寻求法律帮助,还可以去县里打官司,可是吴友生根本没走司法这条路。

吴友生操起了金渡村曾经的一门流传了很多辈的手艺——制作花炮的手艺。

枞阳县县委的周剑斌说,金渡村确实曾经以制作鞭炮花炮著名,但是这几年县里查非法花炮的制作,金渡村没有再发现谁制作这个东西。“但是吴友生的家门口确实发现一些拆卸掉火药的花炮,吴友生是不是用这些火药制造了炸弹,现在警察还在调查。”

就在吴友生破旧的房子门口,京华时报记者见到了几十枚直径足有五厘米的花炮空壳,从这些花炮中拆掉的火药,掺上铁砂,最终被吴友生装在了一个手提包中,5月16日上午带到了村委会会议室。“你看我老公身上的铁砂。”在枞阳县医院,受伤住院的村会计吴财来的妻子把几颗包在纸里的铁砂拿给记者看。

(原标题:一次本不该发生的恶性爆炸)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