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郑州9月26日新媒体专电(“新华视点”记者李丽静) 河南省安阳原市委书记张笑东受贿案日前在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张笑东的犯罪事实主要集中在“卖官”。在给其行贿的33人中,28人来自党政机关,主要都是为了升迁,而张笑东收受的贿赂全部都是现金。 

受贿只收现金,200万元纸箱装上汽车

在9月16日的庭审上现场,面对检察机关指控的36起犯罪事实,张笑东表示“全部没有异议”。为谨慎起见,审判长刘鸿章要求他逐一陈述对这36起犯罪事实的意见。但张笑东拒绝了:“没有什么要陈述的,这些都是我在纪委‘双规’期间自己主动交代的,而且经纪委调查都是属实的。”

驻马店市检察院的起诉书认定,被告人张笑东在安阳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多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123万元,美元1万元,为他人在工程建设、工作调动、职务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

据检察官介绍,张笑东的犯罪行为时间跨度很长,从2003年到2013年;涉案金额大,单笔100万元以上有9起,20万元以上的有20起,最大的一笔200万元,大部分在5万至10万元之间;牵涉人员多,共33人;犯罪类型集中,主要是买官卖官。在给张笑东行贿的33人中,28人来自党政机关,除两起为工作调动外,其余都是为工作升迁。

张笑东收受的贿赂“品种”很单一,全部都是现金。下属们送钱的地点,大多是在办公室和住所。这些钱,数额小的用信封或文件袋装,数额大的用皮箱装。而送钱的干部,有的明确提出请托事项,有的则讲得很含蓄、模糊,如“感谢以前的关照,希望今后继续支持”等。

2009年上半年,安阳市财政局副局长王某想担任安阳市财政局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就找到时任市长的张笑东,送给其15万元。次年年初,王某顺利取得该职位。2010年下半年,安阳市财政局局长升任为副市长,王某为接任局长,又给张笑东送去10万元。2012年下半年,王某又向张笑东行贿5万元。后来,王某成功当上安阳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张笑东说:“送钱时,只有我们两人在场。”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金钱贿赂,无论多少,张笑东从来没有拒绝过。

让司机、朋友甚至受贿者本人帮忙保管贿款

翻开张笑东的简历,不难看出,他年纪轻轻便进入了组织的视野,成为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出生于1963年,22岁担任共青团商丘地委宣传部副部长,28岁担任共青团商丘地委副书记,34岁任商丘县委书记、代县长,5个月后被提拔为共青团河南省委副书记。2012年4月,被任命为安阳市委书记。

年仅49岁出任市委书记,张笑东一直是河南省委组织部门公认的年轻有为的干部。

“他经过多个岗位锻炼,熟悉经济工作,由市长转任市委书记是意料之中的事。如果不出事,可以说前途无量。”安阳市的一位老干部说,张笑东到安阳工作期间,先后协助过三任市委书记,这三任市委书记全部被提拔重用。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方面敬业务实,一方面大肆收受钱款;一方面巨额纳贿,却从不张口索贿;一方面不顾亲人劝阻受贿,一方面又将钱款交给他人保管……张笑东不断表现出双重人格。

检察院工作人员介绍,张笑东的2123万元受贿款全部是请托人主动送的,没有一起索贿案件。但是,张笑东贪腐的主动性是很明确的。一名官员将100万元现金送到张笑东家中。妻子知道后劝他将这100万元退回,但张笑东并没有听。

钱没退,也没有放在家中。除20万元存入他人银行卡自己保管外,其余的钱,张笑东全部交由他人保管,并且没有字据,没有约定利息,没有约定还款日期。保管人既有他的司机,也有他的朋友,有的甚至是行贿者本人。

2009年以来,安阳国泰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关某为项目的事,先后3次给张笑东行贿40万元。在他行贿期间,张笑东曾交给他一个装有300万元的纸箱,托他保管。

虽然“没有签任何文字,但作为地方行政长官,张笑东是不怕这些人不还钱的”。检察官认为,张笑东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安全隐匿赃款。案发后,这些赃款被全部追缴。

官员谈争取升迁心态:“别人提拔你不提拔,就会被人看不起”

许多给张笑东行贿的官员,本身已经身居高位:有的是财政局长,有的是规划局长,有的是县委书记,有的是区长,有的是政府副秘书长。但他们仍然孜孜以求,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他们谋取的手段,也偏离了以业绩为晋升之梯的正常轨道。

牛某军1998年任安阳市规划局局长后,10年得不到职位上的升迁。为了改变这一状况,2008年下半年开始,他先后3次送给张笑东300万元,用于谋求市纪委副书记、组织部副部长等职位。牛某军说,2011年底,纪委副书记的职位没有运作成,次年张笑东将其安排为组织部副部长。但该报告上报省委后,至今没有批复。

安阳市的一些干部说,干部提拔谁不提拔谁,主要靠跟领导的关系。而与领导的关系,不是给领导办事或者跟领导吃饭能解决的,更要靠送钱。

据了解,牛某军在任职安阳市规划局局长的10年中,没有给安阳市的主要领导少办事,但一直得不到提拔,后来他走上了“以贪养贪”之路。据牛某君交代,他送给张笑东的钱,是收受的开发商侯某等人的贿赂,其中仅侯某一人就送给他30万元。

侦查显示,28名行贿的官员,行贿款或来源于亲朋借款,或来源于家庭储蓄,或本身就是贪污腐败款。目前,一些涉嫌犯罪的官员已被采取司法措施。

“从步入官场的那一刻起,就犹如骑在了虎背上,只能上,不能下。别人提拔你不提拔,就会被人看不起。再说,只有提拔,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一位深谙官场之道的组织干部告诉记者。

检方的指控显示,谋取升迁的28名官员,除个别人因民主测评票数不高未能如愿外,其他均顺利实现升迁。“他们升迁是集体研究的结果,我只是谈一下他们的想法和我的意见。而且我只有一票。”张笑东这样解释他在这些官员升迁中的作用。

“他长期在安阳工作,而且担任主职,这一票举足轻重。”安阳市委组织部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

“参加工作以来,组织给我很多。我走上犯罪道路,原因很多,但主要在我本人,没有抵制住腐败的侵蚀。我会好好改造,悔过自新。”在做庭审最后陈述时,张笑东站起来,深深地忏悔。(完)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